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五朵金花的姐妹们 > 正文

杨丽萍

2009-02-13 17:31: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作者:胡洪江 阅读:

杨丽萍,云南洱源白族人,生于1958年11月10日。她生活在父母离异的家庭,和两个妹妹一个弟弟跟母亲过。在杨丽萍的童年记忆里,大都与贫穷与歧视有关,但她有一份大多数人少有的快乐态度,从小酷爱舞蹈的她,没有进过任何舞蹈学校,然而她凭借着惊人的舞蹈天赋,在1971年从村寨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1980年后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以“孔雀舞”闻名,被誉为继毛相、刀美兰之后的“中国第二代孔雀王”,是国内第一个举办个人舞蹈晚会的青年舞蹈家。1987年被聘1986年她创作并表演了独舞《雀之灵》,一举成名。1988年被《北京日报》评为当年十大新闻人物之一。1989年电视片《杨丽萍的舞蹈艺术》面世。多年来她出访世界很多国家进行艺术交流,相继在菲律宾、新加坡、俄罗斯、美国、加拿大、台湾、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举行专场舞蹈晚会。多才多艺的她还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太阳鸟》,并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上荣获评委会大奖。

一直以来,人们将这位从深山里走出来的神秘舞蹈家称为“巫女”——一位善于用肢体说话的人。台湾及东南亚的观众更称她为“舞神”。对于这样一个宛如传递着天地自然生息的神秘使者,一个美丽动人的轻盈身影流泄出丝丝入扣的生命律动,感觉颇为惊人。 杨丽萍所舞出的纯净柔美的舞蹈,是特殊的艺术形象、特殊的灵慧气质、在自然原始的人文风貌里孕育出的艺术瑰宝。初看,令人赞叹她的指尖细腕的微妙语言;续看,你会领悟到其舞蹈神韵中含有一份灵气;而再三欣赏时,便可沉淀出一股隽永的心灵之美——在云南遥远的深山里,生活着她和她的族人们,她们依附在大自然里。

从天地交合阴阳协调中获取灵性,致使她对于生命、爱情与死亡具有一种本能而浪漫的意识,从而使她的舞蹈艺术独辟蹊径,自成风格。她是真正的艺术家、创作者、实践者,真正独一无二至情至性的舞者。

杨丽萍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极感性的女人。她的艺术感悟力也极强,独到的艺术思维方式和真实的生活体验,造就了这位个性独特的舞蹈家。

杨丽萍式的舞蹈风格,最大胆和成功之处在于她将舞蹈中原本动态的艺术表现形式,转化为静态的,而且她的舞蹈风格又大多源于自然和真实的生活。在杨丽萍的意识中,大自然是最美、最真实、最深刻的体现,通过感悟,她力争用自己朴实的语言去构架人类最美的梦想。所有看杨丽萍舞蹈的人,都会进入她构架的如诗如画的意境,都会情不自禁被她所表现出来的美所动容。

一九九九年元月,在西藏气候最为恶劣的季节,杨丽萍去了拉萨进行创作生活体验。在参观大昭寺,一缕极透的阳光从屋顶泄来,射在壁画上,慢慢地在移动。杨丽萍突然眼睛一亮,旋身融入阳光之中,情不自禁的摆起来。她就是这样地酷爱着舞蹈艺术。每当杨丽萍站在舞台上,看似每一次都是在重复她自己,但每一次又都是不同的,因为她每一次的舞动,既是自然的再现,同时又是一次艺术的重生。

她在舞台上,有一种深不可测的魔力,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休止符,都有如微风从一泓止水上空掠过,寂静的身体里,便有了细浪追逐的声音。她让人动情于自己的感动,自己的发现,她的世界无需用人的语言便能读懂。

杨丽萍的舞很纯很纯,离现实的炊烟很远很远,却离我们心灵所渴求的东西很近很近。她的舞总是和“灵”、“魂”有关,借助人们熟悉的意象来表现人的内心境界、空间、梦想和意识活动等等,她的舞总给人以超然、空灵、淡泊、抒情而又自我意识强烈的印象,她是一位真正的“舞蹈诗人”。

她的丈夫是美籍台胞,一米八的个子,烫卷的头发留到肩膀,戴着一副眼镜,很斯文的样子,比杨丽萍大8岁,Tony的外形看上去颇有些艺术气质。正因如此,几乎在杨丽萍每场演出结束后都会有不知情的记者来采访他,想听听他对《云南映象》的观后感,可每次Tony都只说一句“舞蹈方面我是个外行人”,然后就以各种不同的理由“逃脱”了。

Tony是美籍台胞,说话时偶尔会带有一点台湾腔调。尽管看上去像是搞艺术的,但事实上他却是一个商人,现在在北京做生意。记者从多方面打听到,Tony在北京开了一家集餐饮、住宿、桑拿为一体的酒楼,经营状况还不错。

相恋4年走向婚礼

回忆起和杨丽萍相识的经过,Tony脸上充满了幸福。“1998年,在北京我们同时参加了一个朋友的私人聚会,当时我对丽萍是一见钟情,感觉很好,还主动和她打招呼。”说到这里,Tony笑了,“不过,丽萍对我好像不是一见钟情,是后来被我慢慢地感化和打动的。”在经历了4年考验后,Tony和杨丽萍走到了一起,“我们在拉斯维加斯举行了一个很浪漫的婚礼,一起共度我们幸福的时光。之后我们回到台湾又补办了一个很大的婚宴,当时在台湾成为很轰动的消息。因为丽萍是第一位赴台湾表演的内地舞蹈家,她的演出在台湾引起很大的轰动,让观众叹为观止。”

所获荣誉与奖项

1979年 她主演的大型民族舞剧《孔雀公主》曾荣获云南省1979年表演一等奖。

1986年 她创作并表演的成名作---独舞《雀之灵》荣获第二届全国舞蹈比赛创作 一等奖、表演第一名。

1990年 应北京第十一届亚运会闭幕仪式中表演独舞《雀之灵》

1992年 她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位赴台湾表演的舞蹈家。

1993年 在中央电视台 春节晚会 上她创作表演的双人舞《两棵树》,获得观众投票第一名。

1994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授予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称号。 独舞《雀之灵》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金奖。

1997年 参加日本大阪国际艺术节演出,大阪国际交流中心授予最高艺术奖 菲律宾国家民间舞蹈协会赠予她为终身会员。

1998年 她编制导演并主演的电影《太阳岛》荣获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会大奖。

2002年 出演《射雕英雄传》中梅超风。扮相惊艳,被称为绝版梅超风。颇受好评。

2003年8月 出任艺术总监和总编导并领衔主演的大型原生态歌舞《云南映象》在昆明成功举办。受到全国各大城市巡回演出的邀请,杨当时为了筹措《云南映象》,买掉了云南大理的房子,并拍了一电器的广告(CCTV-2)。

“孔雀公主”杨丽萍,因其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为展现云南民族文化做出了杰出艺术贡献,从而成为内地2005年度惟一一位获得该奖的人。

2004年编导并主演的大型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获第四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蹈诗金奖、最佳女主角奖、最佳编导奖、最佳服装设计奖和优秀表演奖

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舞蹈《岁寒三友--松、竹、梅》表演:谭元元、杨丽萍、刘岩

2006年3月任九寨沟县容中尔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

从纯粹的舞者到成功的民营文化企业家

杨丽萍的人生“跳跃”

编者的话

近年来,在文化体制改革号角的感召下,不少先行者起锚扬帆,从事文化产业经营,成为在文化市场上“淘金”的文化企业家。在这批“弄潮儿”中,有很多是民营文化企业家。他们有过探索,有过困惑,也有所收获。

从今天起,本版推出“走近民营文化企业家”系列报道,与读者一起体味几位民营文化企业家在文艺演出、影视制作、动漫、网络等文化产业领域奋斗的酸甜苦辣。希望他们的故事,对正在进行中的文化体制改革,对国有文化企业的转企改制,有所启示。

杨丽萍,云南洱源白族人,生于1958年11月10日。1971年从村寨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1980年后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以“孔雀舞”闻名,被誉为继毛相、刀美兰之后的“中国第二代孔雀王”,是国内第一个举办个人舞蹈晚会的青年舞蹈家。1986年她创作并表演了独舞《雀之灵》,一举成名。

近日,著名舞蹈家杨丽萍带着新作——大型衍生态打击乐舞《云南的响声》开始了首轮50场全国巡演,并刚刚结束了福州站的演出。提起作品的市场前景,杨丽萍信心满满,“目前每场上座率都在九成以上,首轮巡演后就能收回成本。”

在有些国有艺术院团抱怨“不演不赔,一演就赔,越演越赔”的情况下,由杨丽萍编排并领衔主演的《云南映象》、《藏谜》、《云南的响声》等作品却在演出市场上大获成功。人们在感慨的同时,也在好奇:从一名舞蹈演员到一名成功的民营文化企业家,杨丽萍是怎样完成这一人生“跳跃”的?在这条路上,她又收获了怎样的感悟?

【感悟之一】作品为王

“好作品是走向市场的本钱,是票房的保证”

无论是当年做舞蹈演员,还是现在带着演员闯市场,杨丽萍对艺术作品的严苛有目共睹。

杨丽萍出生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源县一个农民家庭,自幼痴迷于舞蹈。1971年,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民族歌舞团到洱源县招演员,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年仅13岁的小丽萍顺利通过选拔,自此开始舞台生涯。

1979年,因主演民族舞剧《孔雀公主》,杨丽萍开始崭露头角。第二年,她被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但在舞蹈创作方面,杨丽萍始终保持着看似“另类”的个性。她拒绝参加例行的芭蕾舞基本功训练,在团里曾一度引起争议。“那些成套的基本功,我练过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练僵了,就跟领导提出不练了,我觉得那种训练不适合我。当时教练们都很不满意,觉得舞蹈演员一定要练这些东西,可我坚决不练,还自创了另一套练法。”这在当时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行为,杨丽萍因此受到了扣营养费、不发练功服等处罚。

过去,杨丽萍有一句名言,“他们是跳舞的,我是跳命的。”她不能忍受作品哪怕有一丝的不完美。

今天,杨丽萍经常放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好作品是走向市场的本钱,是票房的保证。”为编排《云南映象》,她曾用一年多时间走遍云南采风;创作《藏谜》时,她也曾多次深入藏族群众聚居区。杨丽萍毫不掩饰地说,“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艺术品位的人,并且敢于创新”。多年的演出经验使她非常了解演出商和观众的需求,哪个地方该起掌声,哪个地方该有惊叹声,她都会站在观众的角度,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去抠,“气氛掉下来了就要改,不精彩的就要拿掉。”在表演时,她要求每个演员都要使劲儿,每个动作都要做到位,以至于曾有剧场负责人担心舞台会被震塌。

如今,已经演了5年的《云南映象》,仍在边跳边改,不断完善。

【感悟之二】市场为大

“一个国家要养活那么多文艺团体,这在国外很难想象”

人们知道杨丽萍试水商演,是从2004年由她担任艺术总监、总导演并领衔主演大型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开始的。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自上世纪90年代后,杨丽萍就没再领过国家的工资,她决定靠作品养活自己。

事实上,这种商业上的尝试还可以追溯得更远。1986年,杨丽萍创作的独舞《雀之灵》获得全国舞蹈比赛一等奖,那只孤傲又优雅的“神鸟”让她一举成名。风光的背后,很少有人知道,《雀之灵》的录音费、制作费全部是她从工资中抠出来的,演出服也是借来700块钱买的,而当时她每月的工资也就100多块钱。为了筹钱,她还卖掉了心爱的手表。

不过,在杨丽萍看来,文艺工作者自己筹钱进行创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文艺工作者要靠国家养活,就像农民种不出大米。一个国家要养活那么多文艺团体,这在国外很难想象。”

2002年,杨丽萍开始创作《云南映象》,为试水商演做准备。投资方原本想要一台取悦游客的晚会,而杨丽萍却从田间地头招来一批农民上台表演,自感看不到商业前景的投资方临时撤资。杨丽萍拿出自己的积蓄,卖掉了在大理的房子,并开始走穴、拍广告赚钱。终于熬到首演的日子,非典疫情又突然袭来,所有演出被迫停止,债权人纷纷找上门来……

历经磨练,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2004年4月10日,《云南映象》在北京保利剧院亮相,拉开了全国巡演的序幕。5年多来,《云南映象》演遍全国各主要城市,以及海外50多个国家和地区,甚至开出了每场3万美元的报价。如今,《云南映象》每晚都在昆明会堂定点演出,仍然非常叫座。

谈起旧事,杨丽萍很淡然,“我从来没喊过苦。房子卖了可以再买嘛,但如果我不走市场,可能现在我连一件好点儿的衣服都买不起。”对于将作品推向市场,她说,“以前做艺术就是做艺术,谈钱的话就显得太铜臭味,现在大家都以卖座为荣了,都在比谁的票房高,社会大环境已经变了。”

【感悟之三】管理为先

“表演时帽子掉了会被扣钱,节假日工作会有双薪”

《云南映象》商演一年后成立了公司。杨丽萍坦承,她并没有太多经济头脑,尤其在公司运作之初,也并不太懂经营。“《云南映象》的灯光和音响一直是租的,这几年演下来,光租金就付了一两千万,我连个灯泡都没落下。”作为法人的杨丽萍在潜心艺术的同时,也开始思考“如何将艺术变成钱”,开始考虑改变公司的运作方式。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她,为配合演出推广,也开始频繁出席新闻发布会,频频接受媒体采访。而她的亲戚想看演出,也得到窗口去排队买票,“我只负责表演,卖票是演出商的事,这就是市场规律。”

与《云南映象》演出一年以后才成立公司不同,《云南的响声》刚开始创作,为进行商业演出服务的云南的响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就成立了。虽然公司运营主要由执行总经理负责,但作为法人的杨丽萍还是有一套像模像样的管理理念。“我要算成本。灯光和音响这次不租了,我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买,巡演到第二轮时就都归我了。”杨丽萍介绍说,公司目前实行企业化管理,工人装台、拆台都有劳务费。对演员实行绩效考核,表演时帽子掉了会被扣钱,节假日工作会有双薪。

杨丽萍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云南的响声》的演出投入仅三四百万元,目前每演一场,公司有13万元入账,首轮50场巡演下来就有600多万元。不算购买灯光、音响等器材的费用,首轮过后我就能收回成本,演出商也肯定是赚的。”《云南的响声》还在创作阶段,北京希肯国际演出有限公司就找上门来,戏还没开演,预付款已经到账。双方签下合作协议后,又有40多家演出商闻风而至,有的开出的价格比希肯高一倍,但都被杨丽萍婉拒了。“签了协议就要讲诚信,不能违背行规”,如今的杨丽萍,说起生意经来已是头头是道。

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年的杨丽萍,谈起如今国内演出市场的一些“毛病”也毫不客气。“我们在一个城市演出时,剧场方面为了让观众去看另一场演出,竟让售票员造谣说‘杨丽萍今晚不演’,或者直接说‘没票了’。还有的城市,剧场租金一天20万元,剧场还要分票房回扣,演出商几乎赚不到什么钱,哪还有积极性去运作演出?有的地方游客花100块钱买演出票,导游会拿走七八成的提成,演出团体互相杀价,恶性竞争!”

杨丽萍认为,“国内演出市场的经营管理方式应该向国际靠拢,演出成本还应降低。国家有必要出台相关规定,明确艺术作品达到什么等级,才能在相应级别的剧场演出,同时为剧场租金、演出费、门票等定下指导标准。”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