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禁烟毒、放缠足、兴女学:大理妇女运动的兴起

2011-11-16 09:24:00 来源:大理日报 阅读:

18世纪后半叶,葡萄牙、荷兰、英国和美国等西方殖民主义者为了改变与中国的贸易逆差,掠夺中国人民的财富,开展了罪恶的向中国非法输入鸦片的走私贸易,后来又进一步在《通商善后条约》中,规定以“洋药”名义进口鸦片,强迫中国承认鸦片进口贸易合法化。从此,鸦片一直作为合法进口商品,在中国大地上广为泛滥,行销近六十年,大理地区也不例外。据赵汉清在《新喜洲》上发表的《烟害》一文,可知民国年间,喜洲一地的青年还是“多染烟癖,至懒于职务而失业者有之,自残身体而颓废者有之,疏理家产而破业者有之,遗毒子孙而绝嗣者有之,烟之为害大矣哉”。由此推知,部分大理女性在清末民初应深受鸦片的毒害,过着“双枕对眠一灯紫、似生非生死非死”的吸食鸦片成瘾的生活。

在部分大理女性深受鸦片毒害的同时,大理女性的缠足之风即使到了民国年间也没有禁绝。大理地区至今仍然健在的数位“小脚老奶”大多数是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缠足的。此外,大理女性也缺乏进塾读书的机会,只限于在家庭中接受《妇诫》、《列女传》、《女孝经》等“三从四德”、“七出”规条的封建教育。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中国士人中的先进分子发起了维新变法运动,首次有意识地进行制度变革,以应对现代化的挑战。在维新变法运动的影响下,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禁烟毒运动、不缠足运动、兴女学运动。在此时期,近代云南著名文化人物白族人赵式铭等在在西方资产阶级女权运动和妇女解放思想的影响下,提出了“禁烟毒、放缠足、办女学、去褥节、屏淫祀”等主张,他们从自身改起,带动身边的亲属、朋友,一起禁烟毒,穿宽鞋以放缠足,支持兴办女学,抛弃那些繁文缛节。

1911年(清宣统三年),中国爆发了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史称“辛亥革命”。次年,孙中山大总统命令内政部通饬各省劝禁缠足,颁布《劝禁缠足》的文告,劝说禁止当时的女性缠足。1928年北伐胜利后,南京中央政府批准由内政部颁发禁止男子蓄辫和女子缠足的禁令,通令各省一体遵办,切实查禁。在此过程中,大理地区的开明人家不再为女子缠足,一些勇敢的女子为求得双足的解放,与思想顽固的家长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自此以后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大理女性缠足的越来越少,但缠足的习俗尚未彻底禁绝。

清末民初,大理地区的女学兴办起来,从而使得当地女性迈入了学校教育的门槛,就读于大理县公立女子师范学校(1905年创办)、云南省立大理女子中学(1940年)等女学,不仅接受到传统的儒学教育,而且还接受到新式的西方式的教育。

上述“禁烟毒、放缠足、办女学”的开展使大理地区的广大女性走出家庭,接受学校教育,为当地妇女运动的蓬勃发展打下基础。

【注】  “辛亥革命”一词出自出版于1912年6月的渤海寿臣者的《辛亥革命始末记》一书。与此同时,草莽余生(廖少游)编辑出版了《辛亥革命大事录》一书。这两本书均收录了1911年10月至1912年2月之间有关革命的报道,称此次革命为“辛亥革命”。随后,在20世纪20年代前后,毛泽东在《湘江评论》连载的《民众的大联合》政论长文中、陈独秀在《辛亥革命与国民党》中、梁启超在《辛亥革命之意义与十年双十节之乐观》中,均使用了“辛亥革命”一词,并阐述了其内涵。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