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云南省大理州洱海保护治理的启示

2010-01-04 10:59:00 来源:科技日报 阅读:

苍山洱海的美丽景色已经重现  (原载《科技日报》)

洱海是云南省九大高原湖泊之一,是国家级苍洱自然保护区的主要组成部分,被大理人视若“母亲湖”的洱海,是周边百姓的生命之源,有80万人一直饮用洱海水,还有11个乡镇28万人一直靠洱海吃水、种田和打鱼。

据第十三届世界湖泊大会公布的数据,20世纪七十年代前我国湖泊基本属于贫营养或中营养水平;80年代末,被调查的26个湖泊中已有61%处于富营养状态;进入21世纪,我国湖泊富营养化呈现高速发展的态势,目前,我国已发生富营养化的湖泊面积达到5000平方公里,具备发生富营养化条件的湖泊面积达到14000平方公里。

对于北方来说,12月中旬是一个天寒地冻、千里冰封的季节,但站在云南大理市洱海西岸的才村码头,高原的阳光热情地抚慰着远方绵延的苍山,清波荡漾的洱海水显得格外温柔,湖边绿树荫荫,水面上有数只黄色的大野鸭在欢乐嬉戏,时而潜水捕鱼。忽然,一只白鹭从湖面掠起,停在水边高耸芦苇的顶梢,随微风悠然摆身……这是本报记者跟随中国环境记者协会,采访洱海污染治理情况时看到的。

从2004年起,洱海水质连续5年稳定保持在三类,2008年,有8个月份水质达到二类。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称洱海是“全国城市近郊保护最好的湖泊之一”。但有谁知道,洱海曾在1996年和2003年两次发生大面积蓝藻爆发,部分水域水质甚至下降到五类。通过3年的治理和修复,洱海水质恶化趋势得到遏制,生态系统逐步恢复,目前,“洱海经验”——“循法自然、科学规划、全面控污、行政问责、全民参与”已在全国推广。

湖泊富营养化是污染治理和保证饮用水安全的难点,洱海保护治理究竟是怎么做的?对农业面源污染控制,全国大部分已处于富营养化状态的湖泊治理与保护有何借鉴之处?

——采访现场——

10万平方米生态修复带成洱海减污的“睫毛”

向洱海走去,依次经过长满“苔藓”、种植着美人蕉和芦苇等挺水植物的三个水池。原来这些水池都是将洱海边居民生活、农业生产用水经过三级沉淀,挺水植物吸收氮、磷等富营养化物质后,再排入洱海。

沿着洱海边漫步,记者还看见湖边的岩石上长满了长丝条状的绿色水草。大理白族自治州环境保护局局长李琼杰告诉记者,这些水草,还有水池的“苔藓”等都有很好的吸收氮磷等营养物质作用,但如果水质太差,这些“敏感”的水草就会马上灭绝。

据悉,大理州政府提出“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洱海”,在才村码头建立了南北长约500米、东西纵深约200米、总面积约10万平方米的才村生态修复带,成为洱海保护减污的“睫毛”。

——治理经验——

生态湿地降低氮磷负荷

镜头一:罗时江河口生态湿地,错落有致的水生植物在微风中拂动,火红的美人蕉、波光水影让人无法想像原来这里曾是散发着恶臭的连片臭水沟。

罗时江、永安江和弥苴河“二江一河”入湖水量占洱海来水的70%,污染物占65%,拦住这“二江一河”的污染物,将极大改善洱海的水质。李琼杰说:“由于罗时江流域村落集中,过去面源污染问题相当突出,水质最差达到劣五类。”

经验总结:如今,通过规划建设面积1300亩的罗时江河口生态湿地系统,由湿地区、园林绿化区、湿地观光带、湿地休闲区组成,这也成为洱海保护的最后屏障。李琼杰说,通过修复后的河口湿地,将有效降低罗时江径流的氮磷负荷,从而减少进入洱海的氮磷总量,减轻洱海富营养化水平。

集中式牛粪换沼气“一举数得”

镜头二:洱源县右所镇南登沼气站,三个并排横放着的蓝色大罐子,上面标着“高效厌氧发酵罐”、“沼气净化池”等字样,还有一个挨着一个的巨大太阳能板。原来这是一种较为先进的沼气处理设备——太阳能中温沼气站。

洱源县在洱海的上游,以农业立县的洱源是国家级贫困县,其密集的村庄、大量乳牛养殖和农业种植,是洱海治理中困难最大的农村面源污染问题的主要根源。

据统计,到2008年末,全县有93%的人口直接从事农业生产,大牲畜存栏达13.7万头,其中乳牛存栏达5万多头。

经验总结:洱源县副县长马利生介绍说,太阳能中温沼气,是利用太阳能加热发酵生成沼气,再通过管道输送到各农户家,沼液沼渣作为高效有机肥还田。一个沼气站每天可处理8吨牛粪,产生的沼气足够150多户农户使用。沼气站实行市场化运作和保本微利经营,以每吨80元收购牛粪,每立方米2元向当地农民提供沼气。

据悉,洱源县大力兴建沼气池和沼气站,目前全县已在乳牛养殖户集中的地方建立了5座太阳能沼气站,不但解决了沼气池在冬天气温低、废弃物少时沼气就会“断气”的问题,并且将牲畜粪便转化为清洁能源(沼气)和有机肥料(液体和固体),实现了资源化循环利用,也避免了其成分流失导致水体富营养化污染,保护了洱海水质,并改善了当地的能源利用现状和农业肥料利用状况,避免了由于能源短缺造成的森林破坏。

不起眼的白族小楼提供技术支持

镜头三:洱海边有一栋不起眼的白族小楼,这个挂着“国家重大水专项大理洱海项目才村工作站”牌子的小楼里生活、工作着来自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华中师范大学等多家国家级科研单位的数十位科研人员,他们从2004年就在洱海边开展了湖滨生物多样性调查、缓冲带污染特征以及入湖污染规律等研究。

建立于2009年的才村工作站主要负责的是国家水专项洱海项目的“湖滨带生物多样性恢复和缓冲带建设技术及工程示范”、“湖泊水生态内负荷变化研究与防退化研究技术及工程示范”课题,为洱海生态修复提供坚实的科学理论基础和先进的治理修复技术。

经验总结:在洱海的治理修复,一个重要经验是积极引进和运用国内外最新的水污染治理科技成果。湖库水污染防治是一项系统工程,需科学规划,来自全国各地湖泊治理专家在洱海开展了湖泊富营养化、氮磷污染控制、藻类生长和爆发规律、水体自然修复和湖滨带保护等方面的关键技术研究和实验等。

全民参与洱海保护“战役”

镜头四:在洱海保护治理“战役”中,大理实施了总面积12334.98亩的滩地实施退田还林、退塘还湖、退房还湿地。半年全湖封湖,禁渔。这些举措,直接涉及湖内2.5万世世代代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他们放弃了祖祖辈辈沿袭下来的生活方式。洱海人为之做出了巨大牺牲,但是他们是怎么想的呢?

村民感言:记者在罗时江河口生态湿地随机采访了上关镇西闸尾村的杜子钧,这位常年工作在高原阳光下,黝黑的农民觉得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他们也得到了一定的回报。“以前水不好,游客来了觉得水臭,不愿意呆着。现在水清了,他们就愿意留下来,吃个饭、住下来,对每个人,洱海保护都非常重要。”他说。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