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从处理工作与生活关系的四种境界说起

2012-01-30 14:57:00 来源:中国妇女报 阅读:

随着全球妇女解放运动的发展和社会的不断进步,妇女的社会地位不断提高,对经济社会发展所作的贡献也日益突显,男女平等已成全球性的社会共识。但在提高地位的同时,现代社会中的女性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和空前挑战,其中就包括事业与家庭的权衡。很多人士发出质疑的声音:女性是否应该出去工作?女性是否能以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成功兼顾家庭和事业?在这里,我想就此问题与各位分享一下我的切身经历和几点看法。

我来自中国的首都——北京,在石景山区担任区委书记。作为石景山区的领导者,我在工作中要致力于推动全区经济社会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回到家里,我还要担当起母亲、妻子、女儿的责任。和每一位职业女性一样,我也面临着“事业与家庭能否兼得”的考验。回顾自己的人生经历,在平衡事业与家庭、工作与生活的关系方面,我走过了4个阶段,或者说是经历了“4种境界”。

第一种境界——学会工作,学会生活。主要是从步入社会到30岁这个阶段——我从一名学生成为大学的普通教师,并逐步走上中层领导的岗位。这个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学习,不仅学习工作技能,还要学习为人妻、为人母的生活技能,学习处理人际关系。把握学习和生活的主动权,使我对工作和生活有了更多的理解,个人素养也得到了提高。

第二种境界——快乐工作,快乐生活。这个阶段大致在30岁至40岁之间——我从一名大学中层领导走上大学党委副书记的岗位,并获得大学副教授的职称。这期间我把教书育人看作是一种进取与奉献,凡事总往好处想,是一段快乐工作、快乐生活的经历,简单而快乐地处理工作和生活中的压力,尝试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快速地转换角色。

第三种境界——享受工作,享受生活。这个阶段大致是在40岁至50岁之间——我转任大学副校长,获得了大学教授职称,后又离开学校担任北京市妇联主席。经过多年的历练,我在把握工作与生活的关系上更加得心应手,在化解压力方面更加游刃有余。因此,对于工作和职位上的变化,我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应。相反,我把工作上的投入和家庭中的付出看作是一种享受。

第四种境界——把工作当成生活。这个阶段是在50岁以后——我从北京市妇联主席走上了现在的石景山区委书记的岗位。我把工作当作生活,把生活融入工作,在工作和生活两个领域间自由地转换。一方面,将工作上的干练用于处理家庭事务,养成了有条理、有计划的生活习惯;另一方面,又将家庭生活中的细腻、感性用于工作中,在工作中实行人性化的管理。工作与生活不仅没有截然对立,反而相互促进、和谐统一。

以上,是对自己4个阶段人生经历的回顾。在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关系方面,我有以下几点体会:

第一,职业女性在处理工作与生活的关系中完全可以找到一种平衡。曾经有人说:失掉事业的女人,失掉家庭的女人,失掉女人味的女人,都不能算是成功的女人。我对此非常认同。从我的个人经历,包括从其他获得更大成功的女性领导的个人经历看,只要我们把握住工作和生活的方向,妥善处理好二者的关系,做到长袖善舞,二者是完全可以兼顾的。

第二,职业女性寻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需要有一个历练的过程。这种平衡贯穿于女性成长的全过程,是需要经过长期的社会历练才能达到的。而且这种平衡,不是在某个点上静止的平衡,不是“八小时内工作,八小时外生活”这么简单的划分。它是总体上的平衡,是动态中的平衡。

第三,保持这种平衡需要强有力的支撑系统。既包括内在支撑系统,比如:女性自身拥有良好的修养、坚定的信仰、丰富的知识与生活阅历等;也包括外在支撑系统,比如:在家庭生活中获得家庭成员的支持,在社会关系中获得各方面的支持。只有建立起这两大支撑系统,才能最终实现这种平衡。

第四,实现多重角色的高效转换,是实现平衡的重要保证。现代女性的多重角色意味着多重责任。只有做到了多重角色的高效转换,实现多重责任的和谐统一,才能够寻找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第五,现代女性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是确保这种平衡得以实现的关键。大家知道,中国与美国在文化背景上有着很大的差异。受中国几千年封建文化的浸染,在男权为主导的传统社会里,中国女性一直处于从属地位。中国女性自我意识的唤醒和女性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始于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经过90多年的发展变化,中国女性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步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现代中国女性既传承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积淀的优秀文化,又树立了全球化视野下的现代意识,具有自尊、自立、自强、自信的文化特质。这种文化上的高度自觉与自信,正是支撑起中国女性在事业与家庭两个舞台上自由挥洒的关键因素。这一点,也是我的最终结论。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