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初冬的金沙江边

2013-12-09 15:51:00 作者:羊瑞林 阅读:

眨眼间,秋天已经过去,冬天脚步匆匆,来到了金沙江边。天很蓝,云很白,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这里这季的气候很宜人,不像松桂鹤庆,干冷干冷的。

忙完了收打黄谷,割了黄豆和高梁,种下了烟田稻田里的红花(一种中药)和豆麦,包谷也大部分人家都掰完了,只有少数地多地远的人家还在地里掰。

种得早的红花已齐腰深了,已在蕴育花蕾,冬月尾腊月初,它就要绽放了,那时可就要忙坏了那些采花的村妇了。豆麦也尺把多寸高了,冬末春初,它们是要最早把果实献给人们的。

沟里河里的水很清的流着,不像夏秋时节那样浊水横流还汹涌澎湃。金沙江已被鲁地拉电站大坝锁住,成了一湖湛蓝的水。她温柔了,不疯了不野了,她开始脚踏实地的为人民出力了。它发出的强大电流被输送到城市乡村,发动了机器轰隆隆响,还点亮了城市乡村的万家灯火。

远山近山一片墨绿,那是坚强的抗寒霜耐干旱的松;山脚的枧子树叶已被寒冷催红,远看似花,近看是叶。此情此景,不禁让人想起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古句。攀枝花树的叶已来凋黄,她也在蕴育花蕾,她要赶在春天举行婚礼,做个头上插满鲜花的新娘。

山村中的男人们收完了家里的庄稼,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离开了家,他们到外面打工去了。家庭建设添置家电家具供娃儿读书人情事故都要经济支撑,他们忙“苦”钱去了。家里的妇女们除了照看田地老人娃儿,还要把一袋袋金黄的包谷磨成面,然后毫不吝舍的撮了喂那膘肥体壮的年猪。冬月,就要开始宰年猪了,除了请隔壁邻居亲朋好友好好吃一顿,还要淹好腊肉,备好一年的油食肉食和酱食。

村里的娃儿都不见了,村里听不到他们的欢声笑语了,大人喊他们吃饭的声音也消失了。他们到那儿去了呢?他们被归并到中心小学读书去了。每到周末,他们被大人接回来,村里才热闹起来,家家都飘出了饭菜的香味,那是妈妈们在或煎或炒或煮或炸给孩子弄好吃的。只有这时,村里才好像恢复了生气灵气人气热闹气。平时村里静悄悄的,是没有孩子在喧闹的。

啊,忙忙碌碌的一年就要过去,而人们又在忙忙碌碌的准备下一年真实的生活。我想:忙完了这个冬天的一切活计,乡亲们就要进入到百花盛开的春光之中去了。我愿他们在冬天里过得很温暖,也愿他们在温暖的春天里一切都幸福!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