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邂逅一位美国青年

2013-12-26 15:52:00 作者:羊瑞林 阅读:

那天是我为一位同学的事在奔走。

早上我从金沙江边的朵美先西上松桂再北上到了鹤庆县城,中午福灿陪同我再从县城南下到了松桂,办完了同学的事,在同学的妻妹家吃过晚餐,时已五时。告别她们一家人,我俩就匆匆来到车路旁的乘车处,准备找一辆面包车再返回鹤庆。

当我俩坐上一辆面包车时,车下来了一位背包的金发碧眼的白人男青年。开车的师傅问他到那儿,他用普通话说:“我到三庄。”师傅就让他上车。他上了车,就坐在我的身旁。我看他也就二十多岁模样,很白净,也很阳光,也很子弟(帅)。于是我主动和他搭话:“你好!”并向他伸出了手,他握住我的手,也向我说:“你好!”我问他是哪儿人,他说是美国人。我说:“是来旅游的?”他说:“不,我是来三庄学校支教的。”他流利的普通话回答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而且我们都是教师,我产生了对他的好感。

这时师傅发动了车,向鹤庆方向驶去。我指了指福灿对他说:“他和我都是老师。”他问:“教中学吗?”我说我俩都教小学,现在都退休了。他说你们教英语吗?我说从前不教,现在教了。他又问你们学过英语吗?我说我们没学过英语,但读书时我们学过俄语。他又问我们的工作地点,我说在金沙江边的大山里头。我还给他讲述了我们早些年工作的艰苦:那些地方那时没电没公路,除了教学,还要自己去街上买粮买菜买肉,还要自己生火做饭吃。我接着向他介绍了现在的现状,我说现在好了,我们的学校都建得很漂亮了,老师也住上了很好的宿舍,学校也有了食堂,生活也提高了,师生们都能经常吃到肉。

接着我对他和同伴的支教工作表示了感谢,他谦虚的说应该的应该的。我对他说,很多的外国人都帮助过中国。最早帮助我们中国的是加拿大的白求恩医生和印度的柯隶华医生,那时日本侵略中国,他们帮助我们医治了许多的伤员,最后把生命也献给了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还有你们国家的陈纳德将军,他带领着飞虎队的航空兵,也对我们的抗战做过很大的贡献,有的飞行员还血洒驼峰航线。还有陈纳德将军的中国夫人陈香梅女士也为中美友好做了许多工作。他说这些历史他也是知道的。我说现在日本不承认这段侵略历史,对中国人民很不友好,这是很不应该的。世界每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是热爱和平的,他们都希望过一种和平的生活。他说是的是的。

不知不觉,三庄到了,师傅停了车,美国青年要下车了。我们握了手,互道再见。看着他背着包转身向那浅红色的学校走去,感动再次涌上我的心头:多好的美国青年啊!为了帮助中国的发展,为了帮助中国的教育,他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到中国西南的云南,来到鹤庆的三庄,这真是三庄学子的福气啊!

师傅驾着车载着我们继续向鹤庆飞驰,可我还沉浸在和美国青年的邂逅中。我想:如果他不下车,我还要和他谈谈写《西行漫记(原名《红星照耀下的中国》)》的美国记者斯诺,还有在延安访问过毛主席的美国女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还有打开中美建交的国务 卿基辛格博士和里根总统,还有那充满战乱和贫穷的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

2013 年 11 月 22 日星期五写于温泉村小学校内

下一篇 »
秋收支农散记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