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白族霸王鞭传承路上的“女霸王”

2016-12-27 10:56:20 来源:剑川县沙溪镇妇女联合会作者:赵春喜 阅读:

在被誉为“白族舞乐之乡的”剑川县沙溪镇石龙村,说起谁是霸王鞭资历最老的“阿奶”,张石瑞当之无愧。

霸王鞭是白族传统舞蹈。舞蹈工具“霸王鞭”用竹子做成,鞭长二尺四寸,代表二十四节气,竹鞭上开六个小槽,每个小槽放两枚铜钱,代表一年十二个月,鞭头红花鞭尾铃。舞动长鞭,铃声、铜钱声、竹鞭敲地声融成一片,更添欢乐的气氛。

在节庆日活动、休闲场所,霸王鞭成了能歌善舞的白族人表达心情的有效载体。在白族霸王鞭中,“石龙霸王鞭”因其独特的表演形式和艺术风格独树一帜,并在2004年上了CCTV“闻鸡起舞”栏目,被作为白族标志性舞蹈向全国推广。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传统石龙霸王鞭舞为男性舞蹈,其传承主要以家传和拜师学艺的师徒传承方式延续。在封闭落后的石龙村,人们尤其恪守旧的传统,霸王鞭舞象征着村民古老而圣神的精神信仰。一到重大节庆日或者宗教活动场所,清一色的男性传承人跳起“石龙霸王鞭”,女孩子们虽然羡慕,却始终无人指点,不得其门而入。

年幼的张石瑞就是这样,想学霸王鞭,却没有人教。其实,张石瑞的父亲张树清就是石龙村的霸王鞭传承人,而且由于年幼丧母,父亲对其格外疼爱。然而面对小石瑞渴望学习舞蹈的眼神,张树清却囿于村里“霸王鞭传男不传女”的规矩而不能教授女儿舞艺。但是,封建的教条怎能束缚得住一颗向往自由飞舞的心?小石瑞人小,心可不小,她想:我要自己努力学,还要跳得比那些正经的传承人要好!

从此,石龙村多了一个“小疯女”。因为石霸王鞭动作精妙繁琐,舞姿多变,连贯性、程式性很强,知情人都觉得无人传授的张石瑞是不可能学会霸王鞭的。但是执拗的小石瑞仿佛对霸王鞭着了魔,挑水的扁担、搂松毛的耙子、路边的棍子……所有能拿来练习的劳动工具都成了她练习霸王鞭的道具。就这样,年幼的张石瑞基本琢磨出了霸王鞭的打法,虽然动作有些生涩,但是她在不断的学习与进步中。你看在人群围着包括父亲张树清在内的一帮男性传承人观看正宗“石龙霸王鞭”的时候,一个小姑娘双眼冒着光,手里在悄悄随着节奏不露痕迹的比划,脚下也不断移动着步伐,这是小石瑞在偷学霸王鞭。

正是小石瑞的这种孜孜好学的精神打动了自己的父亲,在张石瑞十六岁那年, 正式以家传的形式教授张石瑞石龙霸王鞭,打破了“石龙霸王鞭传男不传女”的传统。张石瑞引以为豪的“自学成才”的动作,在身为“大师”级别传承人的父亲眼里,是既不规范又缺少灵气的。动作的纠正往往比新接受更难,但好在张石瑞有一个严厉的老师。“那时总是被父亲用霸王鞭‘纠正动作’,一套动作练习完,我的手脚都要添几条青印字。但是我不怪他,要跳就要跳好,要学就要学标准姿势。”

在父亲的指导下,张石瑞学会了全套的“石龙霸王鞭”。“观音扫地”、“童子拜佛”、“双飞蝴蝶”“八步梅花”等动作起步就来,随脚就跳。因为原来的舞者是男性,大家都觉得石龙霸王鞭就该是粗犷而古朴健美的感觉,经张石瑞一跳,村民们耳目一新:哦,原来石龙霸王鞭也可以这样轻灵而优美。原来的“石龙霸王鞭”很看重“师承”关系,张石瑞也一样,但是她更偏向于石龙霸王鞭的普及与推广。她用自己的经历鼓励那些想学霸王鞭的女性,要大胆追求自我,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封锁。于是整个村都沸腾了,大姑娘、小媳妇、老人、小孩,大家都争相来和张石瑞学习霸王鞭。张石瑞传授霸王鞭的理念很类似于孔子“有教无类”的思想。因此除了是石龙村第一个会跳霸王鞭舞的女性以外,她还是石龙村教授霸王鞭传承人最多的女性。

伟大的人往往因为平凡而更加彰显其伟大。张石瑞是一个平凡的农村妇女,她只牵挂自己的羊群和麦子,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剑川县,但是当村里的文艺队不分男女老老小小跳起欢乐的霸王鞭舞时、当她的第三代弟子把去参加比赛的照片和奖状给她看时,她会哈哈大笑,露出豁了一半的牙齿。2016年,74岁的张石瑞获得“大理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霸王鞭传承人”的称号,她为在石龙乃至沙溪、剑川、大理妇女群众中推广霸王鞭所作的贡献,依然鲜为人知。

« 上一篇
秋来拾楝果
下一篇 »
冬 花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