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春到小院鸟欢唱

2017-05-08 10:55:27 来源:南涧县示范小学作者:杨银 阅读:

工作闲暇之余,我和丈夫总爱在小院里种种花草,因此,小院里栽满了花,玉兰、桂花、月季、栀子花、喇叭花、虎头兰、菊花……一片鲜绿,其间夹杂或红或白或大或小的花儿,像街头悠闲自在的过客。这些并不名贵的花草,似乎懂得养花人的心情,一朵又一朵,一簇又一簇,不断盛开。闻闻这朵,清香;嗅嗅那簇,也香。无事时,看一院的花草,多美。
 

小院每年最早开的花,应当算玉兰花。刚过完春节,院里的那株紫玉兰还来不及长出叶片,紫色的花便挂在枝头,随风摇曳。几朵质朴丰美的玉兰,几个羞涩的苞蕾,以傲然的姿态挺立在枝头,格外显眼。和她对视的刹那,就像欣赏一位气质高雅的女子,入心的喜欢。

紫玉兰刚催开春天的序幕,不经意间,种在墙角的那几棵月季就迫不及待地登场了。玫红色的花瓣从远处看上去像是一团团跳动的火焰,浑身上下都透着热情。走近端详,那如血玉石雕刻出来的花瓣错落有致,花瓣上的细小绒毛若有若无,在阳光的反射下,才可以看见那小小的、短短的一层绒毛。月季花花蕊则“犹抱琵琶半遮面”,一小部分轻轻地从花瓣中探出头来和人打声招呼,另一部分则羞答答的像个黄花闺女似的躲在花瓣下,愣是不肯见人。含羞的花朵,极致而鲜活,醉了人的眼眸。

你方唱罢我登场,花坛里的那棵栀子花也努力地向上探了探头,缓缓张开襁褓一样的外衣,一点儿一点儿悄悄地绽放,幽幽的馨香在整个小院弥漫开来。我虔诚地站立在一旁,不敢用力呼吸,生怕惊扰了它的梦。

最爱那棵穿梭于绿叶花间的攀爬在花架上的金银花。那是一种卵状披针形的花,是多年生常绿缠绕植物。金银花刚开时,花冠白色,根部向阳面呈微红色,后来渐渐变成黄色。在和煦的春风里,金银花如约盛开,含苞吐蕊,悠然地吐露淡雅的芳馨,在温润的春风里竞相开放。于是,整个小院便溢满了她独特的清香,引来了蝴蝶蜜蜂在花间不停地忙碌。看着她们傲然绽放的乳白的花瓣,倾吐着娇嫩的花蕊,心中便生出浓浓的喜悦。

桂花的香气一阵阵袭来,不用解释,你便会在一瞬间理解“馥郁”这个词用得多么传神!米粒似的花朵,既不显山也不露水,却用独特的方式执著地宣誓着自己的存在。来访的客人总会禁不住夸赞几句,赞叹之间,那沁人的香气仿佛更浓了。

在这种争先恐后竞相开放的氛围中,牵牛花也已经爬到了花架上,占据了一片不小的领地,尖尖的花蕾越来越长,慢慢地吐出了浸染着红晕的嘴儿,扭转着几道螺旋。很快地,牵牛花便铺满了花架,粉红的、紫蓝的、纯白的小喇叭,她们伸着嫩嫩的细脖儿,迎接朝阳,像是神仙轻轻吹了一口仙气,争先恐后地绽开美丽的笑颜,将我的小院装点得一派生机。

或许是看中了我家满院的花草,鸟儿们也寻荫而来,似乎很喜欢这个院子,一天到晚在房顶,在墙头,在树枝上,在花架上叽叽喳喳聊个不停,但却不叫人厌烦。“一年之计在于春”,谁说鸟儿不是在春天里计划一下当年的打算呢?

小院里的的花花草草,一年四季,该开的都开了,该绿的也都绿了,它们彼此间相互辉映着、衬托着,就如朱自清在他的《春》里写到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花赶趟儿”。踱步在院中,到处都是鸟语花香,让人足不出户便知春了。

每天闲暇时,我们全家总喜欢在小院里侍弄侍弄花草,再放几把藤椅,坐在藤椅上晒晒太阳,说说闲话。或什么也不做,只静静地看一院的花簌簌地开,或抬头看一会儿蓝天白云,发一下呆,便是满满的幸福了。每天从小院中走出,再回归小院,这便是庭院主人的心愿。

恍惚间,觉得自己已经和小院融为一体了,我的一切,小院都满意;而小院里的一切,我也懂。顷刻,有所思:若你用心,光阴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有细微的美好存在。

« 上一篇
学会过日子
下一篇 »
五月的江边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