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无限青春在小村

2017-09-11 09:34:23 来源:剑川县沙溪镇妇联作者:赵春喜 阅读:

刚开始接到驻村的通知,周围人对我都是小心翼翼的安慰:“熬过了就好了,你坚持一下!”他们有理由这么担心,因为我所驻的村在深山,离最近的集市也要30km,交通不便。我的心里却悄悄充满了小激动、跃跃欲试——虽说在乡镇工作三年多,但却终日忙于材料及琐事,真正用心去村上的时间不多,现在,终于可以从琐事中脱身,离开一成不变的生活了,我期待那里是诗一样的远方,有漫山的野花、阴雨的天气……

打击,总是来得特别快。我所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理论学习,等着我们熟悉的知识有那么多,省、州、县、镇各级的文件、方案、领导的讲话、指南……我们只好循序渐进,从基本的流程和准则学起,每天的集体学习和讨论过后,晚上回到借宿的姜主任家,再抓紧时间恶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预想中的“蚊子成堆”没有出现,临走时老妈硬塞给我的蚊香没有派上用场。很快我就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了,因为紧张的入户开始了。在去走访后山群众的时候,雨后的山路迫使我们只能弃车徒步。我是看到漫山的野花了,但哪有时间去欣赏?分组前,几位村干部大叔对我说的话言犹在耳:小赵,我们村这几年生态保护的不错,虽说没有狼吧,野猪和麂子还是有的。虽然不想掉队,但同行的都是男同胞,我很快被远远地甩在后面。忍受着粗重的呼吸和高压的神经,我朝前面追去,拐过了隐蔽的弯子,早已远去的几个同事却随着消失的拐角猛然出现在眼前,笑着在等我。

在屋里箐贫困户杨建国家,同行的张书记和何大哥基层经验丰富,他们负责问题,我负责资料采集、记录。“去年采菌子收入多少?”“一两千。”我有点诧异,因为资料上显示他们家有五个劳动力,一个最不会采菌子的人一年就可以采这么多。张书记接着问“上一次产业扶持给你发展了8窝蜂,产量怎么样?”“还可以的。”他言辞闪烁,张书记看出来有点不对劲:“走吧,你养在哪里?带我们去看看。”他有点慌了,忙道“那地方太远了,你们走不到的。”张书记气急了:“你把它们养死了是不是!养死了?”他嗫嚅着“没有,是它自己飞跑的”。何大哥转变了话题:“你有没有想过要发展点什么?”他明显松了一口气,缠功出动:“我想养几只羊,手里的钱也够买十几头的,就是没有羊圈,你们给我盖了住的房子,再给帮我盖一个羊圈嘛?”我有点吃惊,山民们通常就地取材,几根竹木围成栅栏就可以养羊了,他们家有五个劳动力,盖个羊圈很困难吗?我忍不住发问:“你们家的孩子都出去打工了吗?”他茫然地摇摇头:“没有,他们都还太小,干不动活的。”我彻底无语了,还小?二十几岁的年纪不努力,那要什么时候奋斗?看来扶贫确实要先扶观念。

这一天,我们冒雨走访了17户群众,累瘫了的我回到住的地方已经是万家灯火,简单洗漱后躺在床上却始终无法入睡,走访遇到的情景不断在我脑海中回放。老党员张德伍大爹回答问题很干脆,没有谎报瞒报,家里很困难,他却对我们说:“我现在的情况虽然有点特殊,但是困难总会过去的,我们家就不要考虑进贫困户里了。我们村的李祖德、罗会炳这些是真正困难的,多为他们考虑一下。”面对贫困,每个人的态度和选择却如此地不同,比起部分争贫好懒的群众,张大爹自力更生,怀抱希望还关怀着更困难的人,让人唏嘘,更让我敬佩。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是以前没有深入基层的时候,我哪里知道生活有这么多的无奈,工作有这么多的内情?原来,倾听群众声音需要将自己融入其中,变成他们中的一员;扶贫工作没有最贴心,只有更贴心;驻村工作也可以在入户、表格、数据的苦中嚼出“乐”来。

当然也有收获呀,利用走路、洗脸刷牙、打扫卫生的时间,我听完了有声书《撒哈拉的故事》,《古诗词》也听了一半了。在来之不易的时间里收获的,总显得格外珍贵,不由得感叹,我以前是错过了多少的时间呢?我才来的时候,还能从村民闪烁的眼神中捕捉得到封闭山村的排外心理,现在走在村里,爷爷,大娘、小朋友……都是我面熟的、认识的,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羞涩却绝对真诚的笑:“小赵,来家坐坐,来吃饭哇,刚做了荞麦饼,尝尝我们新采的蜂蜜哇……”其实,向着“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在举国向贫困宣战的号角声中,有那么多年轻人,就像我一样,虽然承载的家庭负担没有中年人那么重,但是我们也肩负着同样的社会担当,在汗水中付出着、笑容中收获着、泪水中成长着。

从忆苦思甜中回过头,桌上杯子里种的小盆栽,已经有一指高,那是我驻村第二天种的。想着这几天村子里面大学生生源地助学贷款名额也下来了,我自己也是靠助学贷款完成学业,我知道这对于一个贫困家庭来说是怎样雪中送炭的帮助,这些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会在大学里成长,长成参天大树---就如我的小盆栽、我的村庄、我的青春。

« 上一篇
我的老父亲
下一篇 »
秋收时节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