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我的读报时光

2018-01-26 15:41:11 作者:羊瑞林 阅读:

 

从那所山村小学回到了家,这次是彻底的退休了。

卸了任,放下了担子,再不用学生一到校安全问题那根絃就紧绷起来,想想心里就觉得轻松下来。从此我的时光属于我,不用再去看别人的脸色,不用再去揣摩别人的心思。拥有了自己的自由,想想心里也更加快乐起来。

回到江边小镇,回到了这生我养我的地方。尽管暂住在儿时小伙伴的家里,尽管乡亲们都拿我当亲人,然而“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阿老哪里来”的现实和对今后人生的迷茫情愫也一直在心头萦绕。我知道:这是每一个退休人员都要遇到的“关口”。好在我性情乐观,随遇而安吧。

到鹤庆家里小住了几天,我又回到了江边小镇。饭是要吃的,这是物质需要。好在现在吃饭的问题不是问题了;报是要看的,这是精神需要。于是就到邮局去取回我的报。报有《大理日报》《文摘报》《文摘周刊》《中国剪报》《云南老年报》《鹤庆新闻通讯》;期刊有《大理文化》《特别文摘》《故事会》等。半月没去取,一大摞了。

在小伙伴家的院子里,每天早晨,洗漱过后,烧一壶水,泡一壶茶,坐在退休时学校里送我的竹椅上。竹椅旁边有棵浓荫覆盖的芒果树。椅子有两把,一把我坐,一把放那摞报。边喝茶,边看报。老伴起来了,把五面的电烤炉拎到我面前,插上电线,电烤炉就温暖起来了。他还拿来两块饵块粑粑烘在上面,让我烤了吃。烤着烤着,那粑粑像打了气一样膨胀起来,再翻过来烘着,不一会儿就可以吃了。边吃粑粑,边喝茶,边看报。

每天早晨,两个钟头,是我的读报时光。读了报,近期县里的事,州里的事,国内的事,国际的事,我都知道了。这就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怎么知道的,读报知道的嘛。

很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让我去学习文化;很感谢我的老师,是他们教我学习文化。有了文化,我才会读书读报。我也很感谢自己,这辈子养成的读书读报的习惯,让我受益终生。更感谢今天的好社会,让我拥有每天早晨这样悠闲的读报的时光。

2018年1月16日星期二写于江边朵美老九叔老屋内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