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拾蒜记

2018-06-08 14:23:51 作者:羊瑞林 阅读:

四月末,我从鹤庆县城回到了金沙江边朵美。

回到了这生我养我的故土,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父老乡亲还是那么亲切。那几晚上月亮很明,我在老九爷的老屋院子里散步,边走边想:人是故乡亲,月是故乡明啊。

“五·一”节那天,在朵美赶了阵街,我和老伴就乘坐杨师傅的渡口船过了江,来到了干庄渡口旁他的家里。我们过江的目的,是要到干庄农户的蒜田里拾些他们不要了的蒜。因为前几天杨师傅说,今年收获的蒜在市场上价格一直走低,包田种蒜的老板和自己种了卖的农户入不敷出,毫无利润可言。遵行市场“贴本的买卖不做”的铁定规律,田里成熟的蒜都不收了不要了。动手早的农户已把旋耕机开进蒜田里,把田也耕出来,准备种玉米了。望着满田裸露着的大蒜,人们都在叹息,说可惜了,可惜了!可是市场经济就是这样残酷无情,供大于求了,有什么办法呢!

杨师傅一家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吃过丰盛的中饭,杨师傅仍是去摆渡,他的女儿女婿和我们去拾蒜,他的老伴跟我们到田里领孙子孙女。杨师傅的女婿开着车拉着我们大家来到田头,停好车,我们大家就下田拾了起来。杨师傅的女儿一面拾,一面教我要拾个大的硬的,那是成熟得好的。软的不要,那是还没成熟透的。后来我们来到一块早就耕出来的田里,杨师傅的女儿说这块田的蒜种得早,成熟得好,还有许多的独蒜,个也大。我们就在那儿拾。

蒜也分独蒜和瓣蒜。独蒜是整个儿的;瓣蒜是围着蒜苔根有多瓣。独蒜个大的价也好,瓣蒜价就要低得多。不过今年倒霉了,什么蒜价格都不好。从前有句话叫“谷贱伤农”,现在是“蒜贱伤农”了。今年农民很不好过,不仅“蒜贱伤农”,还“猪贱也伤农”。生猪市场也是一路价格走低。要是有些市场分析师能分析一下市场,然后早给农民一些种植和养殖上的指导意见就好了。这样农民的种植养殖就不会出现盲目,社会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损失现象了。

一面拾,我一面想起了蒜的谜语:兄弟七八个,围着柱子坐;大家一分手,衣服都扯破。这个谜语编的很好,又形象又生动。它也是讲团结的,团结才能把事办好。如果不团结,就任何事都做不好。中国办得最好的事就是民族团结,五十六个民族,亲如一家,团结在党的周围,共同前进奔小康。我们不许“藏独”,更不许“台独”。我们就是要维护祖国领土的完整和民族的团结。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拾了两半袋,够了。于是,又开着车回到杨师傅江边的温馨家里。到江里洗了个痛痛快快的澡。洗去浑身的汗腻,好舒爽啊。在他家吃过晚饭,杨师傅又开着船,把我们送过江到朵美来。

« 上一篇
五月的田野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