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

摘桑葚果儿

2018-06-12 16:10:17 来源:鹤庆县作者:羊瑞林 阅读:

炎炎五月,那桑树上的果儿熟了,熟了的果儿就叫桑葚。桑葚果嫩时是绿的,还小;快成熟时颜色就变红了,也长(chang)也大了起来,但还硬,味还酸;成熟时它的颜色就变成黑紫色了,果儿也变软了,汁水也是黑紫色的,还甜。桑葚果儿大约也就一厘米长左右,圆柱形,两头稍小,果儿表面像突起的细小麻子,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

桑树的全身都是宝。它的叶是蚕的饲料,养蚕是必不可少的。所以蚕农们都大块田大块地的种桑树,等它长大了就把桑叶大篮大篮的采回去养蚕;它嫩枝的韧皮纤维可以作为造纸的原料;果儿可吃;桑尖,桑叶,根皮,果实都可入中药。

大家可别小看这桑树。它的叶养的蚕吐的丝织的布叫绸,丝和麻混纺织的布叫缎。绸和缎在中华民族的穿衣史上可是重重的写了一笔的。它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运到海外,也获得世界人民的喜爱和赞誉。鹤庆自古就有栽桑养蚕的习俗。如今,更是作为一种产业来发展。鹤庆的茧丝对丝绸业的发展都作出了贡献。鹤庆生产的丝绵被都获得了大家的喜爱。

扯远了,说回来。前久我和赵老师去逛长廊,回来时就看见几个小青年在西龙潭边上摘桑葚果儿吃。我馋了,也去摘了两把吃了。昨天我去游黄龙潭公园,那龙潭的边上有两株桑树,也结了很多桑葚果儿,也有两个小伙子在摘吃。高处的摘不到,他们就把捞鱼的网兜拿来,用网杆把桑枝扒下来再摘。其中一株有被砍过的痕迹,我想可能是公园管理人员怕游园的人摘桑葚掉水里,索性把它砍去了吧。

在公园里走了一转,我来到石板桥上,一直向南走,到了龙潭的堤坝上。从堤坝折向东走了不远,我发现堤坝下的田边有几棵桑树,一人多高,绿色的枝条上结满了黑紫色的桑葚果。这里原来是种庄稼的田,后来可能是田里栽了桑树养蚕。再后来可能连蚕也不养了,把桑树也挖了。这几株因在田边无碍,没有挖弃,所以得以存活下来。旁边的田里长满了草,现在主人又在田里栽上柳树。柳树刚成活,还没有成为一种财富,也没有成为一种风景。

看见这些大自然恩赐给我们人类的桑葚果,我很高兴,虽是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儿了,也学那些馋嘴的顽童一样,从堤坝上下到田边,开始摘桑葚果儿吃。那黑紫色的桑葚果甜甜的,很好吃。它很天然,也很环保,算得上是绿色食品呢!

我摘吃了很多的桑葚果。有几个果儿被我弄破了,把我的手也弄成黑紫色的了。

我一边摘,一边吃,一边想起了儿时在金沙江边摘桑葚果儿吃的情景来。在温泉村搞幼教工作时,我也常常带孩子们去野外摘桑葚果吃。

啊,在黄龙潭堤坝外摘桑葚果儿吃,又带出我浓浓的乡愁来了。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