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妇女维权 > 维权指南 > 正文

以案释法 | 关于精神病患者婚姻效力认定——安某某诉赵某某离婚案

2020-10-30 11:16:02 阅读:



案情介绍

被告赵某某曾与一名赵姓男子登记结婚,婚后赵某某出现精神异常。2015年8月,赵某某与赵姓男子到民政局登记离婚。原告安某某与赵姓男子系同村村民。赵某某怀孕期间,赵姓男子在外地做工程,委托安某某对在家的赵某某进行照顾。离婚后,赵某某多次出现精神异常。2016年11月赵某某被其娘家所在地人民政府送至精神病医院治疗,医院确诊其病情为“双向情感障碍混合发作”。住院60余天后,赵某某病情好转出院,由政府接回。赵某某的父母以自己年老体弱、无监护能力为由,在赵某某住院期间从未进行过照顾或探视,出院后也不愿接收其回家居住。2017年1月16日,安某某与赵某某登记结婚,同月26日,县残联给赵某某发放了残疾等级证书,载明“精神残疾二级,监护人安某某”。2018年3月,安某某以赵某某患精神疾病久治不愈,夫妻感情破裂为由,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


法官释法

1、精神病患者的婚姻效力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但对于什么是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姻法并未作出具体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 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的,医师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暂缓结婚。”“有关精神病”如何定义,母婴保健法规定的是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结合两部法律来看,精神病患者的婚姻效力主要取决于其婚前是否患有处于发病期的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婚后是否治愈?因为此类人员缺乏正常人的识别能力和自控能力,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根据民事证据的举证规则,若无证据证实当事人在结婚登记时属于精神分裂症和躁狂抑郁症的发病期,该婚姻应按有效处理。

2、精神病患者离婚纠纷案件办理的社会影响

无民事行为能力精神病患者的离婚问题,不仅仅是家庭,也是社会面临的难题。此类案件在离婚案件中所占比重不大,但需要规范审理程序,区分精神病患者是否具有民事行为能力,对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患者,需进行妥善处理安置。首先,要准确把握是否准予离婚的问题,既要保护无民事行为能力精神病患者的合法权益,又不能因为片面强调保护而剥夺配偶的离婚自由。其次,要综合全案,对子女抚养、财产分割、是否进行经济救助等问题进行妥善处理。第三,要解决好无民事行为能力精神病患者离婚后的监护问题,通过走访当事人所在地基层组织、民政部门及相关亲属,综合各方面考量,确定恰当的监护人,保障其生活有着落,获得更好的监护管理。

本案赵某某婚前经医院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伴躁狂发作”,彼时属于重症精神病患者,无法辨认自己的行为。后赵某某经过专业治疗,虽未完全治愈,但病情得到控制,出院后,赵某某已经处于稳定缓解期。在案无证据证实赵某某在办理婚姻登记时无民事行为能力,故本案原、被告的婚姻关系应为有效。

微信
×